东歌_潇湘

高中忙到死 不更文勿扰

SpeXial唯12/桓易EI/刺客列传离火灼天初心/樊振东/瀚冰/国胖/胖雨/露中

微博@潇湘y东歌

【四官配/一周年】长相思,毋相忘。



一周年真快。

一周年特献。
含原剧设定和RPS。

—————


壹、

若不能见,幸毋相忘。

痴儿啊。




贰、

推门而入的吱呀声响起之后,公孙钤差点儿被酒瓶子绊了一下,走得太急,竟忽略了路上的障碍。

无奈地看着面前人。

眼神迷离,半个身子瘫在桌子上。

见他走来,眼睛里闪烁了几分光彩。

公孙钤走近,在他身边坐下来,抬手捋了捋他鬓角垂落而挡了视线的发丝。

四下寂静,唯有窗外蝉声如曲。

“王上。”

他轻轻唤他。

陵光轻轻摇了摇头。

“我不配啊......”

“我连你都保不住,如何做这天璇的主......”

说着,眼角便又溢出泪来。

公孙钤伸手用手指揩去,声音柔和。“王上莫要多想,我在这儿。”

陵光用茫然的眼神看着他,透过他看另一个人。

“我真的在这儿,你要是不信,就哭罢。”

面前人怔愣住。

最终公孙钤还是湿了衣襟——陵光不信,是因为没再把他当成另一个人。

遥远的东方,展现出了一丝黎明。

“王上,我该走了。”公孙钤把房间里的酒瓶子收拾好,怕陵光或他人被绊到。

“明夜再来看你。”

说着,一缕烟尘消散在早晨的清风之中。

陵光一直喃喃:“我不配啊......连你都保不住,如何做这天璇的主......”




叁、

远处忘川河畔的水声潺潺,行走在黄泉路上的蹇宾抬头看了一眼漆黑如墨的天空。

似乎是有繁星闪烁。

他也觉得格外的一身轻松。

齐之侃匆忙拨开人群,还有人唤他一声“将军”。他点头,继续向前而去。

终于能看见那一抹白色的身影了。

突然,蹇宾的衣袖被人扯住。

“王上!”

齐之侃的语气里,还带了一些匆忙、恐惧和急促。

蹇宾愣住,这才悠悠转头,看见那张日思夜想、心心念念的熟悉脸庞。

“......小齐......”

齐之侃点头。

两人的眼神凝视在对方的脖子上,却都没有提。

“都是我的错......”

蹇宾再也不会自称“本王”。

“末将愿此生永不负王上。王上也不必多心,末将从未止步,常驻于此。”

此乃汝心,此乃汝身旁。

“你万不可如此称呼。”说着,蹇宾的唇边有了隐隐的笑意,对上齐之侃澄澈的眼眸。

一转眼,孟婆汤都端到了唇边。

齐之侃看了一眼蹇宾,把他最后的样子印在了脑海里,继而一饮而尽。

蹇宾看着他喝下,眼底里尽是柔情。

他偷偷倒掉了。

后来,齐之侃再看向蹇宾,眼里都是陌生和恭谦。

以后,由我来寻你、护你。

旁边的孟婆一遍递给后来人的汤,一遍叹道:“尘缘未了啊......”




肆、

学宫后山,是一个被天枢王下令不可随意踏入的地方,百姓都不敢靠近。

只有少数人知道,这里有块墓地,埋葬着天枢旧主孟章的遗体。

现天枢国主仲堃仪只要有空便会去祭拜。

第一次去的时候,天枢已前景大好。

他靠在墓碑旁,嘴里喃喃:“果然是晚了......”

说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对你是何心意......我知道得太晚了......”

“王上,仲卿......来看你了......”

说着,话语里竟带了一丝哭腔——他向来是无所畏惧的人,更不用说哭。

记得是造访天璇的时候,天璇王陵光私下与他见面,递给他公孙钤留给他的东西,是在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的。

陵光还说,他能感觉到,公孙钤来找过他,无数次,大概是风雨无阻。

陵光问他:“你想念孟章吗?”

仲堃仪不语,不辞而别,仓皇离开。继而快马加鞭赶赴天枢学宫后山。

将一坛喝光了的天枢特有的烈酒随意扔弃,仲堃仪依旧呆呆坐在墓碑旁,发丝随风摇曳。

这一坐,便从黎明到了黄昏,星辰渐渐浮现出自己的面庞,此夜无月。

“王上你......一定过得很好,来世我必定去寻你。”

“王上你断不可等我了......”

“不值得......”

繁星如许。

树叶沙沙的声音很清脆,像是悲鸣,又像是鼓励。

“......值得。”

依稀听见有人在回答他。




伍、

连年征战过后,烽烟平息,天下多方制衡的日子来临,百姓暂且能安息一断时日。

批完折子,吹熄蜡烛,执明揉了揉眼角,觉得有些疲惫,但是却没有睡意。遂站到了窗前。

月色清冷明亮。

实在是连他自己都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见过慕容离了。

那日,天权瑶光签署停战协议,决定和谈。

慕容离就那么站在他面前,妖冶的外表,以及清冷的身姿和神情。

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慕容离。

两人作揖,为这天权、瑶光二国的百姓言和。

他的眼神直直看向慕容离的眼睛里,两人眸子相对,四下好像有着缱绻的情丝和思念弥漫在战火硝烟还未褪却的空气中,更显凝重。

天下几分,独我一心而往。

瑶光那头,烛火在夜色里摇曳,与从窗外透进来的月色和凉风糅合纠缠。

身边的庚辰提醒慕容离:“王上,该歇息了。”

他抬眸看了庚辰一眼,继而起身。

“你把这儿收拾了吧,我去外头走走便会来,不用跟着我,我自有分寸。”

“是。”

他推门而出,偌大的院子里,景色别致。以及那一丛一丛的羽琼花,只有在瑶光才开得最好。

凉风吹起发丝和衣角,柔柔的感觉像是某个人的手在他的脸庞抚过。

到底是何时,这个人变得如此重要。

明日,便欲将这羽琼花改名,唤作夕照。





陆、

你是我的生命之光。

Love will never change until death.




柒、

又是一年生日,吕鋆峰办了生日会。

赵志伟如约到场。

一年的时间,依旧足以改变很多事情。

未来他说不准,但是他很珍惜现在。

他出场的时候,依旧穿了一身大白,推着蛋糕上场,在粉丝们的欢呼声中,摘下自己的帽子,露出沾满细汗的毛茸茸的头。

他在近处,分明看到了吕鋆峰眼里的泪光。

面前人攀上他的脖子,与他拥抱。

“这么热,肯定闷坏了,快去换衣服。”

相视一笑。




捌、

五专有一套打歌服,是黑白灰系列。

马振桓和易柏辰的衣服更是雪白雪白的,不染一丝杂尘。马振桓是一件白色的T-shirt,外搭一件白色西装外套,雪白的长裤。而易柏辰则是一件白色衬衣,外头套一件薄薄的宽松白色毛衣,领子翻出来,下面搭一条白色九分破洞裤。

“你们最喜欢哪一套打歌服?”媒体问。

“黑白灰那个系列。”答道。

“为什么?”

笑而不语。




玖、

在不同的公司忙碌着,事业蒸蒸日上。

但是碍于公司,始终不敢有什么大的动作,私下里倒也是过得不错。

众人都是一副“看你们地下恋什么时候曝光”的表情和看戏心态。

两个当事人倒是无所谓,你们看你们的戏,我们谈我们的恋爱。

手机那边软糯的声音传来,彭昱畅无奈地笑了笑,问他怎么了。

熊梓淇回答他,以那种苏死人的声音:“想你了。”




拾、

查杰的新戏,朱戬抽空去探班。

大概他的确是那种没脸没皮的人,毫不在意得在嘴上说着情话,还答应帮他对戏。

我爱你,是我爱你的一切,爱你的真实世界。

一切沉溺于幻觉所无法自拔的感情,都是一厢情愿。只有坦诚相对,才算得上两情相悦。

无论未来在何处,此刻只在此处。

查杰央求着,让朱戬叫他写字。

朱戬只说:“写字嘛,不需要拘束。”





终、

真相是时间的女儿。

愿你我好聚好散。


——————

PS:感谢去年九月七日,我遇见刺客列传。
感谢无数人在此汇聚而成的奇迹。
有人走有人散有人来。愿好聚好散。
有质疑有支持有鼓励有陪伴有离开。
愿再次相遇时,释怀。

评论(25)
热度(130)
  1. 心谪七只影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东歌_潇湘 转载了此文字

© 东歌_潇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