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歌_潇湘

高中忙到死 不更文勿扰

SpeXial唯12/桓易EI/刺客列传离火灼天初心/樊振东/瀚冰/国胖/胖雨/露中

微博@潇湘y东歌

【澈夫/桓易衍生】卦不算己(私设)


我都不好意思说这是我欠了一个月的生贺。

——————

1.

皓月当空,百鬼夜行。

陈奕夫已经跑得气喘吁吁,而身后的黑影却步步紧逼,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

忽然一阵光影闪过,惹得陈奕夫睁不开眼,刺眼的光暗淡下来之后,身后的可怕黑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柔和的眼眸。

陈奕夫向他看去。

刚刚因为躲避刺眼的光的缘故,还有一点心悸,自己被吓得蹲在了地上。此时面前人将手中的剑手回,伸出手来,修长的手指微微弯曲,嘴角勾勒起一个浅浅的弧度。

“还能站起来吗?”

陈奕夫点点头。他搭上这个人的手,站起身来,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脚好像受伤了。

面前的人也看了一眼他脚踝上的伤口,开口道:“走吧,去医院看看。”


2.

陈奕夫的脚踝处出现了伤口,但是这伤口说是人为的也不对,不是人为的也不可能。

寂静的医院里,刺鼻的消毒水味,外面已经有点儿要亮天儿的意思了。

“你是风水师?”这个人开口问他,还没等陈奕夫肯定,便接着问:“师从何处?”

陈奕夫咽了咽口水,垂着的眸子不愿抬起。

“我师父去了,被他们害死的,我只是想报仇......”

“好了。那你还有亲友什么的吗,给他们打个电话说一下吧。”他拍了拍陈奕夫的肩膀。

“......没有了。”

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

“陈奕夫是吧?我是风间澈,异能者,虽然跟你们风水师差别很大,但是你可以跟着我。”

“......我的师父,是背叛师门的......”

“我又不是风水师,我才不管呢。”

“.......那我跟着你。”


3.

从前,陈奕夫跟着师父,为师父活着是唯一的理由,如今纵使遇到了风间澈,却也不知为谁而活。

作为普通人的陈奕夫,风水师的身份更是不为人知。而风间澈则在一家颇负盛名的大公司担任策划部总监。

初次见面之后,在一般人眼里,他们跟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实则那天在医院,陈奕夫就问过他:“让一个风水师跟着你,你又有什么好处呢?

风间澈面无波澜地给他倒了一杯水,说:“很多东西是相生相克的。作为异能者,自然有各种力量惦记或者参与各种势力的纷争,而作为风水师,更宝贵的是你这种独身一人,不受门派规矩约束的风水师,自然就有很大作用了。我可以护着你,你也可以帮我。所以,很多事情也是可以相辅相成的。”

陈奕夫年纪不大,但是跟着师父四处流浪的岁月里,和其在心性上的造诣,已然阅过百态炎凉。就算后来细水长流互生情愫,但那时的他清楚地明白,一开始的他们更像契约或者还诺。


4.

那天下课,陈奕夫回到宿舍,上铺说帮他拿了快递。他已经有段时间没和风间澈联系了,说起来还怪想的。一拆快递,发现是个档案袋,袋子里放着半卷古籍。

风间澈居然就这么交给他,也不怕出事。还是说,特地想让人查出来。

不过从其中歪歪扭扭的字可以得知,这就是所谓师门一直在找的那半卷。

私密的茶楼包间里, 陈奕夫如约与风间澈见面。

“你帮我,也不能白帮。”风间澈给他倒了一杯茶,香气萦绕间,摄人心魂。

“你救过我一命。”陈奕夫也不喝,任茶水在杯盏中浸染凉意。“你将这半卷交予我,我不得不多加揣摩你的心思,是要我死,还是要别人命丧黄泉。”

风间澈拈起白瓷杯,放在嘴边轻抿了一小口,又将这杯递到了陈奕夫手边,幽深的眸子望向他。

“不烫了,喝吧。”

陈奕夫的指尖动了动。

“你放心,你是我的人。如果别人要伤你,那就让他们去死好了。”

陈奕夫的眸色沉了沉,叹了口气。“你又帮了我。”说完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除了我,没有人可以近你半步。”

风间澈的唇角勾起,看着陈奕夫渐渐迷离的眼神变得清晰起来。


5.

幽深的茶室里,香气氤氲。

屏风之后,随着一个人倒下的声音,周边的阴人气息也总算渐渐消散了。

两人起身绕到屏风之后,看着那个已然陷入昏迷而倒下的身影。

“澈。”陈奕夫沉吟了一会儿,唤他:“我想我还是把那半卷古籍送回去,从前师父被逼无奈背叛师门我是知道的,但是我送这半本回去,大抵也两不相欠了吧。”

风间澈偏头瞧了他一眼,面上毫无波澜。“你太仁慈。”

陈奕夫不答话,将那半卷古籍取出,放在倒下的身影脚边,起身。却见风间澈化出长剑,在那人眉心一点。

“这才是我的作风。”说罢,他转身绕出屏风,陈奕夫也跟着他离开。“你帮我抓一个人,资料我待会儿加密发给你。”

他已然废了他人的功法。


6.

这次的目标风间澈似乎特别在乎,下令给他要抓活口,甚至叫他小心。陈奕夫觉得,这个人可能和他的过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果然,当那人耗时破掉他的阵法时,熟悉的手法令陈奕夫心头一颤。

翌日一大早,风间澈推开办公室的门前,便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澈。”早晨的声音总要沉一些。

风间澈走到座位上,将文件和笔记本放好,并示意他坐下。“来多久了?”

“刚到。”他在风间澈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曾经还很腼腆的小孩儿动作愈发熟练。

坐了一会儿,风间澈发现小孩一直直直盯着他的眼睛,便抬眸用疑惑的目光又回看他。陈奕夫见他望来,开口道:“你为什么跟风水师有那么多交集?这次这个谁,也是。”

风间澈沉默了半晌,盖上钢笔。“果然是风水师。”说着,又顿了顿。“下次行动,和我一起。”


7.

异能者与风水师,一个是对先天能力的掌握,一个是东方玄学,毫不相干的两者,陈奕夫实在想不到能有什么大的联系。总不会是风间澈命里犯煞吧?说起来,他还没给他相过面,或者占卜算卦。

陈奕夫便开始盯着风间澈的脸看——相面他还是学的可以的。

但是风间澈却用异能扰乱了周围的气场,让他感受不到,看不出来。

“别看了,那不好看。”

午夜梦回时,都会惊出一身冷汗的九死一生之相,哪里会好看。

说完他又扯了一个蛮柔和的笑颜。“不如算算我们这次能否一举即成吧。”他打趣道,边说边给陈奕夫的碗里夹菜。

陈奕夫端起碗来刨了两口,略有些含糊不清地说:“卦不算己。”

“当大师的都这么高深吧。”风间澈笑着,自己也不吃,净乐着给小孩儿夹菜。

“不是的。”陈奕夫摇了摇头。

“那为什么呢?”语气还真的有点像哄小孩儿。

陈奕夫干脆将嘴里的饭菜一口咽下去,继而一本正经地看向风间澈。

“我说卦不算己,那是真不算,师父定下的规矩。而别人,呵,基本上根本原因都是因为技术不到家,算不准。”


8.

再那之后,陈奕夫站在阳台上,眺望着远方的大海。脚步声从身后传来,继而化作一股柔柔的暖意萦绕在他身边。

那天消耗了大量的元气,他晕了过去,之后的事情,什么也不知道。风间澈似乎心情很好,还带着他玩了两天。正值暑期,来这边度假的人还真是不少。

“本来不出意外的话,风水师才算是我的本行。”风间澈开口。

说着,细细道来每件事情的缘由。串联起来之后,才发现,有些东西是命里注定,有些东西,是他特意为他而做。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玄幻故事。”陈奕夫耸耸肩。

风间澈伸手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头,看着他脸颊上的酒窝笑出声来。

“你把你的生辰八字给我,我帮你算一卦吧。我费用本来可不低呢,真是便宜你了。”陈奕夫摊手。

“那你要替我算什么?”

“嗯......姻缘吧,你觉得呢?”

风间澈沉默了下来,柔和的眸子看着他,脸上的笑意却不曾褪去。

“卦不算己,可是你自己说的。”

说着,抓过陈奕夫摊在半空的手,变成十指相扣,把后者拽进了里屋。


- E N D -

评论(8)
热度(42)
  1. 沉鸢n东歌_潇湘 转载了此文字
    😆😆😆

© 东歌_潇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