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歌_潇湘

高中忙到死 不更文勿扰

SpeXial唯12/桓易EI/刺客列传离火灼天初心/樊振东/瀚冰/国胖/胖雨/露中

微博@潇湘y东歌

【楚留香/少林X云梦】西山日



私设!
慎入!

另,这次命题人是我爸,对的,是我爸。

再另,多谢弘一法师赐灵感。

——————


“人生犹似西山日,富贵终如草上霜。”(李叔同原句)

她喃喃。

“这见地倒是超然。”

云梦静静看着题诗壁,沉吟了一会,嘴角弯起浅浅的弧度。眼神便瞟到那落款,少林二字。

旁边不时有人啧啧称奇。

云梦凑过去,小心翼翼地询问道:“这位公子,你可知这'少林'是何人?”

“当然,当然知道。”白衣公子笑着回答。“金陵城有名的才子,家里头是做买卖的,一心读得是圣贤书。要说这才子就是不一般,年纪轻轻就能写出这样的......”

“多谢公子。”云梦脸上绽开笑来,不等人说完就匆匆告辞,奔向一旁等着她的施茵。

“阿茵,你带我去金陵吧,好不好?”云梦扯着她的袖子央求道。

“你怎么想着要去金陵了?”

云梦嘟囔着嘴,一脸期盼地看着她。

“好好好,就依你,总之路途不远,先去金陵再到雪庐书院也可,不过可能会绕点路噢。”

“绕路便绕路,那又如何。”

云梦心里头期待着,笔下能落出这样诗句的青年才俊,要是能对上一两句也是无憾了。

一路辗转,若是途径各处景色,凡设题诗壁之处,必有少林所留之句。云梦一路记下来,心里头便多欢喜几分,多期待几分,多仰慕几分。

最终带着这多出来的好几分,到了金陵城。

十里秦淮,金陵一梦。

几人到雁来客栈下榻,预备多停留几日修整一番,也好好在这金陵城玩一玩。

金陵城的繁华的确让人惊艳。不过云梦做的第一件事,还是打听少林。和施茵一起坐在酒楼里,云梦便向旁人询问。

“哟,姑娘你问邵家公子啊,他可不简单。那是各处名怜千金争先恐后想要嫁过去的,莫非姑娘你?”

“不不不你误会了。”云梦连忙摆手,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和害羞。“我、我只是偶然见到他的诗文,想拜访讨教一二。”

“嗯.....姑娘,我听你口音你不是这金陵人,姑且信你的话。可是姑娘你大概有所不知,打听邵家公子的,不论男女,十之八九都是这么说的。”

云梦的嘴角抽了抽。“谢、谢谢啊。”

看来,是个浪荡子。

若是守身洁好,绝不会是这种情境——云梦突然失了几分兴趣。她算是个挺正直的人,这么一来,这位少林的确是在她心里恶劣了三分。

从酒楼里出来,云梦有些微醺,已是夜深。

不知是哪里亮起了烟火。

云梦顿在原地,静静看着,一言不发,直至烟火燃尽再无声响,秦淮河畔依旧繁华喧闹,只是少了点滋味。

“玲珑心窍本媚俗,唯有江月散清辉。”

身后幽幽传来一句沉沉的声音,云梦愣了愣,蓦地转身,却见一男子,从桥上走下来,从桥上走到桥边,从桥上走到她身前。

云梦眼睛一亮,嘴上接道:“色场难觅心头好,素影前尘独梦醉。”

“姑娘本是与人同行,怎的现下独身一人?”

“适才酒过三巡,略有醉意。”

“我倒是被你引得醉了去。”

“公子说笑了。”云梦微微颔首笑答。

“姑娘对我那两句如何看?”

“偏激。”云梦果断回答。

“如何说?”他挑眉。

“风尘之中自有风尘的苦,超然世外自有放不下的执念。公子单着眼一点,便说超然世外是高洁,未免有些偏激。”

“姑娘说的是。”他颔首作揖。“不过,心随境转,姑娘自己也不必处处以偏概全。”

“这倒是。”云梦点了点头。

“在下邵林,召耳邵,双木林。今日一见,受教。”

云梦惊讶地睁大了几分眼睛,倒显得里头亮出光来。“你就是邵林?那、那个“富贵终如草上霜”的少林是不是你?”

“正是在下。”

“啊,我、我叫云梦,嗯,云梦。那个......我一路过来,很喜欢你的诗。”她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话都说不太清楚了。

“多谢抬爱,还需姑娘日后多加指点。”

“我、我没准备在金陵长住,但我朋友说雪庐书院离金陵城并不远,我是准备在那里住上一阵子。”

“姑娘若是赏光,在下必定次次盛情款待。”

云梦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出来透气有一会儿了,匆匆道别,又回了酒楼。早已将邵林到底是不是个浪荡子的问题抛诸脑后了。

云梦在雪庐书院,一住,就是三年。

其间多次与邵林来往,二人友谊深厚,止于友谊深厚。邵林说要远洋求学,云梦说要四处学医。就这么,两人分开。

施茵病逝的那年,云梦去到寺中,说要拜拜佛,顺带给上柱香。

绕过大雄宝殿,至悟禅场,那在梅花桩上练武的身影,正是少林。

云梦没叫他,好像是看一束烟火,静静看着,一语不发。

她的锦匣中,全是字迹娟秀的红笺,每一笺,都是想送给少林的。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偏偏对着这么一个易使肤浅之人动心的人动了心——她是这么觉得的。她觉得自己心高气傲,跟少林本该是搭不上的,可是又觉得少林那骨子里带有的沉稳,是吸引她的第一要素。

说不上来,说不上来,也不可说。

少林专注于自己的步伐,未曾注意到她。

是了,他一贯如此认真。

最终待那人施展轻功落下,才慢慢抬眼看向她,然后走近来,第一个动作,微微俯身,第一句话,“阿弥陀佛。”

云梦愣了愣,继而脸上笑了笑。

可能是笑了笑,应该不是哭,大抵不是。

“我本来还不信你来了这。”

“不得不信。”

“你法号是什么?”

“少林。少年的少。”

“嗯,挺好。”

“那你......”

“我,寻医问道嘛,叶澜你知道吗?叶掌门座下的入室弟子。”

“那也挺好。”

“看到你没为了变故寻死觅活,我也挺高兴了。”

少林突然不知该如何回答她,到底该怎么说。“......我是还扛得住的。”

“你还是扛得住的。”云梦重复了他的话。

云梦从不信一见钟情,可少林信。

他很喜欢云梦,很在意她,甚至于一眼动情。可是,心头的弦碎了,便绷不紧了。

云梦走的时候,突然回身来问他。

“少林法师,你且告诉我,爱是什么?”

“阿弥陀佛。爱,是慈悲。”


——————

(给洞察了我内心而英明神武的父上大人鼓掌👏

然后就是我坐标 声声慢 佳期如梦
id半缘修道 欢迎扩列

评论(7)
热度(57)

© 东歌_潇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