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歌_潇湘

高中忙到死 不更文勿扰

SpeXial唯12/桓易EI/刺客列传离火灼天初心/樊振东/瀚冰/国胖/胖雨/露中

微博@潇湘y东歌

【博君一肖/私设】Þau hafa sloppið undan þunga myrkursins


适用bgm 《Þau hafa sloppið undan þunga myrkursins》-Ólafur Arnalds

私设
私设三岁年龄差(即91战94博)
ooc慎入

偶像博X摄影师战

注意避雷
破镜重圆梗

另,微重庆话预警
——————

0.

因为我觉得需要证明的爱都不够纯粹。如果陪我到最后的是你,一路风雨也没关系;如果陪我到最后的不是你,我们的点点滴滴我一点也不会忘记。然后,如果最后你会回来,晚一点也没关系。

——总有人知道这话是谁说的


1.

刚回国就在机场看见他的海报,这种感觉还挺莫名其妙的。

肖战看着那个大大的头,清晰的照片把每根眼睫毛都呈现地清清楚楚。

呐,小孩儿长大了哈。

刚刚恢复运转的手机也叽里哇啦地响起来,他可没心情去想这是自己什么时候设置的傻逼铃声,因为他时常关静音——准确的说是一年多来这是唯一开了声音的一次。感觉自己好像一直在安静的或者期望安静的或者急需安静的情状下生活和工作。白天举着摄像机拍照腰酸背痛,晚上坐在电脑前修图眼酸腿麻。

“肖哥你到了呀!”

“出来吃饭出来出来!我们给你接风洗尘!”

电话那头是前两年先回国的同事。似乎还有不少人,吵吵嚷嚷的。

他抬手看了看表,已经五点了,赶去吃饭正好。

到包厢的时候,天边刚刚昏沉下来,路上堵了一会车,还好来得不算晚。肖战年纪轻轻,却是好多人的前辈,技术资历都是一流的,当然也有几幅不错的作品。

比如他的成名作,七年前的那张《少年游》。

戴着头盔,骑着摩托的少年,一望无边的背景,生出一种闯荡天涯无所畏惧的志气来。

饭桌上突然有个妹子尖叫了一声,吓了人一大跳。暖男属性的肖战几乎是下意识地问她发生了什么,是不是被吓着了。

妹子捧着手机,感觉眼泪都要出来了,带着抑制不住的喜悦说她抢到了自己偶像的演出门票。

旁边的同事一半说着恭喜,一半不置可否。肖战也不太想知道她偶像是谁,却听得有人表示自己的无奈:“早说嘛,我妹妹刚跟我说她也买到了,还一下两张,问我去不去。哎你说,我一个大男人,去看什么小鲜肉的表演?想多了吧。”话锋一转,明显带了殷勤的味道,“哎,肖哥,你去不去?我把票给你。那个叫什么,那个王一博,对,就是他,肖哥你要不要?”

肖战笑着回:“合着我就不是大男人了?”

这种无理取闹的要求当然是直接拒绝了。


2.

肖战喜宅、喜静,这样的饭局他也待不长久,纵使是以他为主角的饭局,怎么弄怎么别扭,还不如回家打会游戏。

他拿着手机,突然愣在那里不知道干嘛。房子挺干净整齐,是他走的时候的模样,但是却没有什么灰,他猜测应该是某人定期来打扫过的。没动什么东西,还略有些生活过的痕迹。

房子不大,一两个人住刚刚好。

不过此时此刻却显得异常冷清,没有人气。

他突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鬼使神差地下载好了微博——输入账号和密码的时候手都在抖。

他已经好长时间没用过这个东西了,不知道有没有被盗号什么的。

看到消息那栏的数字时,他知道应该没有。

先是一堆私信。他没有设置过屏蔽,这么些年下来,也没定期清理,私信已经积了一堆了。然后是数不清的赞和评论。

大概是很久没更新,消息大多是之前的,近期只有寥寥数十条,微博粉丝也不增反减。

肖战的微博只关注了一个人,他的认证是“独立摄影师”,他的微博里只有一个人的照片。

很多粉丝猜测他是某人的旧友,有他那么多以前的照片,没外流过的,一张比一张好看。基本上是每一个某人粉丝都遛过一圈的微博。

他随意打开那个人的主页,随意地翻了翻,日常挺好玩,也有很多工作上的转发,越往下翻转评赞越少,翻到最后抬眼看时间,已经过了很久,不知道多久,感觉走过了好多年。

他沉默着打开第一条微博的评论,大都是后来的粉丝发的什么“终于翻到第一条”之类的。再往下翻到第一条评论,却是肖战的回复,寥寥数字,全是岁月的沉重感。

“加油,别累着。”

不知道他过的累不累,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还是像以前一样喜欢自己一直坚持喜欢的东西吧,还是那么执着的人吧。

他突然打电话拨给了某个同事。

“肖哥?怎么了吗?”

“那个......不好意思啊,我知道我这么说有点欠揍......你妹妹的那个票......”


3.

第二天一大早,肖战正准备下楼买菜给这屋子多添点人气儿的时候,突然门锁被打开了。

门被打开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好,很清晰。

肖战没有见到他想的那个人,和一身家政服务的蓝色职工服的大妈面对面对视了好几秒。

“咳。那个......”

“嗨,我还以为是谁呢,你是肖战先生吧?”

“啊?啊,对,我是。”

“还好我看过你照片,不然就把你当贼了。不会不会,估计也没你这么好看的贼。”

“阿姨过奖了。”他尴尬地笑着,和一脸灿烂的大妈完全不是一个画风。

大妈在包里摸了摸,拿出一把钥匙放在了鞋柜上。“那个王先生跟我讲啊,看到您回来了就把钥匙给您。说实话,王先生人还挺好,做朋友确实不错,这房子我打扫三年了快,都有感情了。”

三年?肖战这一走,可是去了四年多。

“那在您之前呢?也有其他人打扫吗?”肖战下意识地开口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没有没有,就王先生没事儿来看看,挺干净的,这屋子整整齐齐的,也没啥好弄的每次,就是没什么人情味。”

两人随便唠了几句,也知道这几年来这片儿都发展成什么样子了,有哪些必须知道的变化。最后肖战才把大妈送下楼。

“您慢点,我送您下楼,刚好买菜去。”

“走走走,我反正这几个小时也没事儿做,我带你去那边菜市场。”

大妈人挺好,说话也热乎,大概是肖战回国以来感受到的第一波人情味的温暖。


4.

说起他俩怎么认识的,还得往前推好多年。

王一博是河南人,搬到重庆来也是个巧合,更巧合的事情是他搬到了肖战家隔壁。

肖战是高一开学的时候发现这个和自己一楼的学弟的。王一博比他小三岁,刚好读初一。

下楼梯的时候,肖战好奇问他:“你多大啊?是哪个学校的啊?”

王一博乖乖回答:“初一,三中。”

肖战也是三中的,笑得更开怀,问他:“那你班主任是谁啊?”

“姓罗,罗艺。”

“哎哎哎,我之前班主任也是他!”

从六楼下到一楼,也要走一段,肖战得知他需要一个人去学校,得知他是河南人,得知他不会说重庆话,最后问:“那你要不要坐我的自行车,我送你?以后也可以一起。”

王一博从楼道里出来,从昏昏沉沉的黑楼道,到阳光明媚的早晨。愣愣地看着肖战好几秒,觉得这个温柔的哥哥真是个好人。最终受不住颜值诱惑,点了点头。

肖战比他高好多,想伸手摸他头,被他灵巧地躲开。眼睛微瞪,还挺好看。

风刮起两人的衣角和额前细密的发丝,王一博伸手去攥肖战的衣角,另一只手抱着他的腰,瘦的,很瘦的腰,一抬头就是肖战的背。骨头的凸起很清晰,浅蓝色的格子衬衫作外套,一股清新又纯粹的气息扑面而来。

“呐,你记着,我叫肖战,高一七班,肖战。”


5.

买完菜回来,肖战给冰箱增加了不少内容,又扔掉一些杂七杂八的过期的东西,去楼下超市买了两大袋平常要用的。琐事忙活完,已经到了饭点。他又炒了两个菜,蒸了点米饭,顺便切了一些平常会用到的葱姜蒜之类。

坐在不大不小的餐桌旁,拿着手机滑来滑去。觉得无聊,又放了筷子,去屋里抓了耳机戴上,边吃边玩。

他在国外总是觉得很忙,明天才上班,他也能稍稍把身边的事情处理一下。可是仔细一想,好像都是在瞎忙,忙来忙去,一刻也不愿意闲下来,闲下来,比如这个时刻就会想写有的没的。

肖战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微博上搜了王一博的相关消息了。

一堆照片视频,混杂着一些八卦边角料,还有粉丝的各种日常,总之是圈里那些有的没的。

排在最前面的是王一博最近的机场照。

意气风发的青年人被粉丝簇拥,头发微卷,戴着黑色的帽子,眉眼俊逸,实在是一种值得欣赏的艺术,右肩背了个包,包上挂了一个猫咪样式的挂坠。

这挂坠肖战记得很清楚,是很久很久以前,王一博高考结束之后他送的礼物。

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他没扔,也没换。

王一博说他像猫,睁起水汪汪的眼来,特别可爱,但又总在他面前摆出一副哥哥的架势。他就索性等高考结束,送了一个毛茸茸的白色的猫咪挂坠。

白色的东西总是容易被弄脏,可是这只猫啊,好像一直都这么干净。

肖战揉了揉眼睛,暗暗骂了一声,果断退出微博界面。


6.

真的跟王一博在三中碰上面,还是两人一起上学了一段时间以后。

“我屋隔壁那个,哎人多么可爱哒,不笑dou帅,笑起又好看。啧啧。”嘈杂的食堂里,肖战夹了一块回锅肉放嘴里说。

“哎呀阔以哒阔以哒,你一天都说别个,你撒子时候把你guo人整好一点儿哦。”

“你dou是羡慕没得我愣个好的邻居。”肖战笑着抬头,就看见王一博端着餐盘子不知道该坐哪儿,肖战立马切换成普通话朝他招手:“一博儿,过来坐!”

他同学“啧”了三声,白他一眼,小声嘀咕:“你莫对他太好了哈。”回头看一眼,王一博已经快步走了过来,又补上一句:“有点儿哈数。”

肖战表示并不想回应他。

王一博快不走到他身边坐下,冲他同学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整顿饭吃得腼腆乖巧——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在生人面前,如果不是性格开朗的同龄人,就会是腼腆怕生的样子,话也会少很多,只跟熟悉的人说话,如果是在自己熟悉的人面前,那就会变得话多,滔滔不绝,全程笑,性格开朗,甚至有点爱耍小脾气,或者开一些玩笑。

王一博中考结束刚好赶上肖战高考快出成绩,两个人盯着电脑等成绩,一言不发,膝盖相碰,肩膀也挨在一起。

王一博突然偏头去看他的神情,憧憬又紧张,像一只小猫的警惕状态,可是又抑制不住的激动。

或许是鬼使神差,他轻轻握住了肖战的手。

高考后启程去报道的那天,王一博要来送他。

王一博心里头尚且只有模糊的感情概念,却依然倔强得不行。可他分明插不上话,肖战的父母左一句右一句地叮嘱,生怕漏了一丝一毫。末了,他才对上肖战无奈的眼神。

“过来,抱一下?”轻轻的带有疑问的语气。

王一博点了下头,走上前去,他离肖战还矮一些,双眼埋在他肩窝里。

一,二,三,三秒,不多不少。

他微微抬头对上那个人的眼神,肖战语气淡淡的,带着特有的温和:“我在那边等你。”

后来王一博十九岁那年生日,他在他同一个城市,窗外是沉沉的夜色,房间里闪着烛光。他在他耳边说:“哥哥,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7.

肖战带着口罩帽子走进会馆的时候,脖子上还挂着专业的摄像机。或许是什么记忆驱使着他,让他带着这个玩意儿进来了。

那边有一小堆女孩子看到他清晰的喉结,惊讶地小声议论。终于其中一个鼓起勇气跟他打了招呼,说:“男粉小哥哥啊,好罕见噢!还带这么专业的设备的啊?”

肖战尴尬地愣了愣,最后歉意地笑了笑。他只是回答:“喜欢拍。刚好我本来就是做这行的。”

“哇,小哥哥你这人看起来好温柔啊!”

“没有没有。”他摆了摆手,偏过头去,不愿意再尬聊,妹子也识趣地不再与他交谈。

终于灯光闪烁,那个人从黑色里走出来,所有的光都是他的陪衬。

那一瞬间,好像和肖战记忆里的某个场景重合了。他心尖上突然一阵怅然。

喜欢拍。

只是刚刚好喜欢拍一个人。

那年王一博带着一箱子行李,背着一个包,脖子上挂了一个锁型的项链,就这么走出了机场来到他的城市。

见到肖战第一眼之后,他开始从包里掏来掏去,最终拿出来啊一个小盒子,盒子里放了一个长长的项链,挂了一个钥匙。那时候他俩还没有在一起,只是心照不宣。王一博让他微微低头给他戴好,然后任由着肖战在他包上挂了个猫咪挂坠。

他第一次走上舞台,他就坐在观众席前面的中间那块,举着相机,拍下他的举手投足,一颦一笑。小时候骑着自行车跨过时光的,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我要把你所有的样子都拍下来。”

说不准是什么时候开始,王一博四处奔波,肖战面临出国进修的抉择。

那通电话打得很平常,上一句王一博还在谈论着新编的舞蹈动作,下一秒就是沉默,沉默之后,肖战提出了自己更成熟的想法。

“一博儿,我觉得我们需要分开一段时间。”

“我知道。我知道你要说这对我俩都好。

“嗯。所以,你明白的。”

“我等你。”

“随你吧。”

第二天,肖战在飞机上一觉醒来,还觉得前一天晚上通的电话说的那两句话好像一场梦。


8.

肖战的位置并没有特别好,但是也不差了,反正能把王一博拍得很清楚就是了。

他被一大群粉丝们的灯光和尖叫声淹没,舞台上的人在发光,一种他早就预见过的光芒。

灯光黯淡下来,他匆匆离开。

那天晚上,沉寂了四年的某一个微博号更新了,九张图。张张都是清晰又闪耀的王一博。最中间的那一张,是王一博第一次表演时他拍的,压箱底的货——原来他一直没删,并且清晰地记得自己把它放在了哪里。

一石激起千层浪——因为这个王一博关注的最早的、唯一的、非官方粉丝号。

当年肖战就有很多粉丝喜欢他拍的王一博,他也只拍王一博。

“啊啊啊大大你回来了!”

“我的天!!!我的天四年了!!”

“有生之年您居然回来了!!”

“您终于回来了!当年的他都长大了啊!”

肖战什么都没管,盯着电脑屏幕上,ps界面里,那张清晰的脸。一直盯到电脑屏保出现,唯一能听见的大概是轻微的衣服摩擦的声音。

肖战的手机响了起来。

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他却能倒背如流。原来两个人都没换。

“你回来了......”电话那边的人,说话明显带了哭腔,“你回来了,我也等到了......”

回答王一博的,是长久的沉默。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说什么,毕竟当年,是他先退的第一步。

“肖战,咱们一起吃顿饭吧。”王一博这次叫的是大名,很严肃的语气。

“......”

“好不好?”他又软了下来,止不住的希冀。

“你挑时间,我随意。”

那边很快挂了电话,好像是怕他反悔。


9.

少年时代,我们信任宿命。

像是他千里迢迢,就那么巧地搬到了他隔壁,像是他刚刚好,班主任叫罗艺。

后来,我们觉得遇见那个人是幸运。

是岁月里的小心呵护,是为你留着的少年时代的自行车后座和成年时代的副驾驶位置,是亲手为你挂上的承诺。

要么说,王国维的那三层境界是真适用。最终,蓦然回首,那人只在灯火阑珊处。

一团火苗一样的,本来小心翼翼地燃烧着,突然炸开,又最终归复岁月的寂静。

是王一博挑的火锅店,是肖战点的鸳鸯锅。

“最近忙吗?”王一博帮他煮了菜。

“还好。毕竟我已经算是半个领导层了。”肖战也老老实实地回答。

王一博点头表示理解,要是没什么作为,绝不是肖战的风格。“嗯。也不错,是我想的那样。”

“我看你倒是挺忙的。”肖战出于一种莫名其妙的心情说出了这话。

“就那样吧,干这行不忙就没法糊口了。”王一博牵动嘴唇笑了笑,似乎是自嘲。“但是我总能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

“也是。”肖战在心里头腹诽,想说王一博天生就该是属于舞台的。

吃到一半,王一博突然放下了筷子,偏头静静看着肖战,后者感受到他的目光,对上他的眼神,嘴里还嚼着刚放进去的毛肚,因为辣味的缘故,嘴唇都红了不少。

就像是十九岁那年,在繁星如许的夜里,在烛光下,在那个人自己的眼神中提出要在一起。王一博重新清了清嗓子,像是完成生命里最重要的一件事一样开口:“哥哥,你回来吧。”

肖战就那么看着他,是心跳漏了一拍。

有的人就是这样,你再看一眼,还是奋不顾身地想拥有。


10.

王一博V:从我十二岁到十九岁,从我十九岁到二十岁,从我二十岁到二十四岁。都是我最好的年纪和最好的选择。[图片]

配图是一把锁和一把钥匙。

惊鸿一瞥,两个人一辈子都被搅乱了。


——————

我大概是想不到更合适的话作引言了

三中不是重庆的那个三中

方言......好像没什么好解释的 不懂的在评论区问我吧

一篇写了很久迟到的文
毕竟灵感来源于我们小博摄影师呀

评论(4)
热度(96)

© 东歌_潇湘 | Powered by LOFTER